一个懂金融的军阀:袁大头银元背后的货币战争

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一百五十四):操履不可少变,锋芒不可太露。

在北洋史上,提起“老头子”,各路群雄自然会意,这是指北洋军阀的大家长袁项城。这位“北洋团体”之扛纛人,在发迹之路上,熟谂枪杆子的重要性,所以也就离不开另一样武器,那就是金钱。这不是小钱,靠在天津的那些小打小闹,解决不了问题,必须有大手笔,为此一场币制改革迫在眉睫。但是对决麾下一群脱身于晚清泥泞的不安分武夫,想打赢中枢与地方的货币战争,确实需要懂金融。毕竟咸丰年间,清朝曾进行过一次规模很大的币制改革,铸造了新的铜钱和铁钱,发行了与银两等值的宝钞,但那次币改初始目的,仅是为脆弱不堪的清廷内库输血,是一次变相敛财,所以很快失败。

其实,早在光绪十三年,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,提出“废两改元”。其后他尝试铸造银元,各地纷纷试行,也铸造了各式各样的银元,然而这也算是地方督抚,与中枢争夺财源的始作俑者。宣统年间,清廷意识到尾大不掉的地方督抚,其实需要一场货币战争,方能把铸币权收回,在倾覆前夕,曾颁布了有关统一铸造银元和铜元的诏令,取得了一些效果,但仍没能解决币改问题。北洋初立,币制境况混乱,流通的货币五花八门,既有银两、铜钱、铁钱,还有银元、铜元、钞票。银元既有清朝发行的“龙洋”和洋人输入的“鹰洋”,钞票的种类,内外有十多种,再加上钱庄、票号发行的银票、汇票,简直可以凑齐一座“货币博物馆”

但是,懂金融袁项城,对此早有认识。光绪二十五年,他就向庙堂中枢提出铸造银元,“按库平一两制造,小者递减”,以应付混乱不堪的币制。赣宁之役后,他更意识到武力打赢南方各省,基础还得在赢得货币战争,“袁大头”银元应运而生。一圆银币为主币,重量为库平纯银六钱四分八厘,以“银九铜一”的比例铸造,每枚成品总重量为七钱二分。然而新货币要被市场接受,质量当然是重要环节。天津设立造币总厂,在南京、武昌、成都等地设立分厂,按照统一的币型、重量、成色等标准开铸新币。

最终,为进一步打消大众对新币质量的顾虑,“袁大头”发行后造币厂每星期都主动抽样送检,以此保证信誉。造币总厂监督吴鼎昌曾报告:“究其收效之由来,实因重量、成色考核最严。”凭质量成为硬通货,袁大头在与各省旧币和纸币的兑换中也很顺利,总体取得了成功,逐渐代替了龙洋、鹰洋。赢得了货币战争,等于抓住了“钱袋子”,也就断了各省“草头王”们坐大的本钱。由于财力增强,北洋中枢直辖和依附的人马,迅速扩充至百万众,其中北洋嫡系及附属人马超过半数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故步自封的北洋扛纛人,也将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参考资料:《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》、《菜根谭》、《文史天地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