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兰特33+9库里24分 勇士总决预演胜绿军 拯救勇士的却非杜库双巨

德马库斯-考辛斯复出之后,逐渐适应着勇士队的比赛方式,也为勇士队增添了不同的比赛元素。NBA大结局真的来了吗?这样的话题从休赛期传到了现在,终于到了兑现的时刻,但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。比赛从来都不是实力上的纸面对比,勇士队还需要找到更好的使用五大巨星的方式。

考辛斯复出之后三连胜,但是勇士队还没有遇到太大考验。三连胜之后挑战凯尔特人队的比赛,也因此成为检验勇士队实力的试金石。凯尔特人队主场战绩十连胜,而且即使是状态有些起伏,绿衫军也依旧被认为是最可能挑战勇士队的球队。所以两支球队都很看重这场比赛,堪称是“总决赛预演”级别的比赛。

科尔赛前就谈到对阵绿衫军的比赛,他说道:“和他们对阵总是能让我们打得更努力,我们也有过很多次很好的比赛,我记得之前我们还打过双加时的比赛。上个赛季,我们在比赛里大比分领先,但他们还是追了上来并击败了我们。所以,我们之间有很多竞争,他们有很多出色的球员,我期待着和他们对阵。”

勇士队期待,凯尔特人队又何尝不是呢?

杜兰特33+9库里24分 勇士总决预演胜绿军 拯救勇士的却非杜库双巨

欧文和库里

凯尔特人队的建队思路有些在刻意针对击败勇士队,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,勇士队四个赛季拿到三次总冠军,联盟当中大多数球队都在想办法去击败勇士队。绿军少帅史蒂文斯就说道:“在过去几个赛季中,他们就是整个NBA的标准。他们在过去4个赛季中3次夺得NBA总冠军,这成就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两支球队对于这场比赛有多看重呢?几乎都是全员出战,而且凯尔特人队还让霍福德轮休了一场比赛。

比赛开始就进入到高速的比赛节奏,进攻转换得相当快,艾尔-霍福德命中在火箭队会被打死的长两分,考辛斯回敬一球之后,拉开两支球队进攻端得分的大幕。克莱-汤普森和凯里-欧文率先开火,连续在三分线外飙中三分球,两支球队保持着对攻的局面,场面打得相当火爆。

凯里-欧文的出色手感,帮助凯尔特人队建立起得分优势,不过凯文杜兰特首节比赛就打出表现,单节比赛贡献14分,勇士队能够应对得上凯尔特人队进攻节奏。进入到第二阵容的时候,勇士队逐渐占据了场上的优势,随着德拉蒙德-格林命中三分球之后,勇士队29比26领先结束首节比赛。

杜兰特33+9库里24分 勇士总决预演胜绿军 拯救勇士的却非杜库双巨

凯文-杜兰特

斯蒂芬-库里首节比赛没有找到投篮手感,不过这似乎一点也不让人担心,当杰伦-布朗一人连得5分开局之后,斯蒂芬-库里三分球四连发,直接就打停了凯尔特人队。高手过招的时候更多考验的是细节处理,凯尔特人队暂停回来加强对斯蒂芬-库里的防守控制,不让他轻易在外线出手。

这当然难不倒斯蒂芬-库里,绿军对他包夹延误,他就迅速出球,助攻队友得分。

勇士队第二节比赛的进攻围绕斯蒂芬-库里展开,凯尔特人队则继续从整体上予以回应,杰伦-布朗、凯里-欧文以及马库斯-莫里斯纷纷在进攻端开火,不至于被勇士队拉开场上的比分。勇士队长时间保持着微弱的领先优势,凯尔特人队在后面小步幅追赶,场上进入到胶着的局势当中。

第二节比赛过去了半节的时间,凯尔特人队突然发力,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打出一波10比0,扭转了场上的局势。勇士队的专注度下降,多次进攻都打得比较勉强,场上的进攻效率明显下滑。最后时段都没有再打出太好的进攻表现,凯里-欧文最后一攻更是提前仓促出手,勇士队最后一攻也没能得分。

半场比赛结束,勇士队61比59领先凯尔特人队。

杜兰特33+9库里24分 勇士总决预演胜绿军 拯救勇士的却非杜库双巨

德马库斯-考辛斯

第三节比赛开始,沉寂了半场比赛的杰森-塔图姆找回状态,四分钟时间得到11分,命中3记三分球。塔图姆状态回升,凯尔特人队的进攻威力无限增加,这给了勇士队很大的防守压力。不过勇士队很快就镇定下来,提升防守端质量,凯尔特人队将近5分钟的时间里一分未得,勇士队虽然进攻也不好,但还是拉开了分差。

贾森-塔图姆在比赛结束前打成2+1,结束了长达五分钟得分荒。凯文-卢尼为勇士队命中最后一球,勇士队三节比赛结束的时候,90比84再次取得领先优势。

末节比赛进行决战,艾尔-霍福德和凯里-欧文带队打出10比4,凯尔特人队抹平了分差。特里-罗齐尔不篮命中之后,凯尔特人队迅速就完成了反超,势头回到了凯尔特人队一边。勇士队将球交给凯文-杜兰特,比赛提前进入到“死神”掌管模式,而凯尔特人队则是由凯里-欧文来回应。

克莱-汤普森三分球命中,马库斯-斯玛特三分球命中,比赛彻底进入到白热化阶段。

勇士队在最后时刻连续出现失误,凯文-杜兰特传球失误,两位勇士球员抢在一起将球碰出界。凯尔特人队关键的进攻投篮不中,只能对勇士球员犯规,德拉蒙德-格林两次罚球不中,但是抢下关键的篮板球,及时将球传给斯蒂芬-库里。凯尔特人队对库里犯规,库里两罚全中,领先到了4分。

搏命投篮不中,勇士队115比111赢下比赛。

​(文/颜无锵)